您的位置:主页 > 建站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杨元庆的权力游戏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

日期:2017/07/26     阅读:     来源:未知
共和国有位长子叫沈阳,早年风光无限,可惜,百般宠爱都被后来的特区、直辖市抢了去,它被人记住的标签,慢慢变成了歌手艾敬那首《艳粉街的故事》,电影《钢的琴》,以及烤串、金链和主播。
 
长子嘛,总是要与责任和牺牲挂钩的。
 
这个道理,杨元庆大概是在儿时的楼道油烟味里悟出来的。父母是医生,工作太忙,作为老大,他得照顾弟弟妹妹,守着楼道灶台,他早早练出了厨艺。
 
到了联想,他一度又成为“长子”,继而接过柳传志衣钵,掌管公司十几年。
 
他梦想成为柳传志那样的人物,将来功成身退。但世事总不遂人愿——联想在最近几年陷入迷途,前途未卜。
 
“家长”杨元庆的成绩单,似乎不如“长子”漂亮。
 
他还在努力。上周,杨元庆宣布联想全力以赴进军AI,公布京东平台三年内销售800亿的小目标,放言“任务没完成,自己就下台”。
 
但无人能知:这会成为杨元庆的逆袭,还是于事无补的最后一搏?
 
 
年轻时的杨元庆,对权力很钝感。
 
这位理工男心心念想出国深造。硕士毕业时想过,进入联想三年后,他申请了芝加哥的大学,被柳传志拦下:再干两年,联想出钱送你去读书。
 
他听话留下了,两年后果然获准出国念EMBA。不过,等辞好职,临行前他又被柳传志拦下了。
 
原来,柳传志有一张人才梯队排序表,排在杨元庆前面的那位,因经济问题被抓了,联想缺人——那是1994年,23年后,影响杨元庆出国深造的那位联想人才孙宏斌,因与乐视和万达的巨额交易成为风云人物。
 
联想需要,杨元庆便留下了。那是“长子”的觉悟。
 
但他的“长子”地位直到2001年才真正确立。
 
那是一场权力恶斗的结果。竞争双方是杨元庆和郭为,他们年龄相仿,进入联想的时间相仿,贡献程度也相仿,偏偏就水火不容,让柳传志很头大: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 
不得已,2001年4月,柳传志把联想集团进行拆分,杨元庆拿到了联想,出任集团总裁兼CEO,郭为另起炉灶,为联想做了神州数码。
 
“(当年)联想如果不分开,那郭为很有可能就会离开了。那对联想是很大的损失”,柳传志多年后回忆。
 
战火暂时平息。
 
2001年4月20日,联系集团2001新财年誓师大会,杨元庆从柳传志手里接过一块金色牌匾“联想未来”,伴着会场飘荡的《联想之歌》,“长子”杨元庆的命运,自此与联想紧紧绑在了一起。
 
 
杨元庆最初是因为踏实肯干被柳传志看中的。
 
1989年,杨元庆告别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。这位合肥医生家庭的老实孩子大概没有想到,到联想得先干销售,更没有想到,12年后,他会成为这家中关村明星公司的CEO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杨元庆在上海交大就读本科时的照片
 
他不喜欢干销售,但骨子里不愿服输,最后还是老老实实骑上自行车去走街串巷。
 
他引起了柳传志的注意——柳传志惜才,很关注首次招进来的这些大学生。
 
杨元庆很快被提拔:1992年,升任CAD(计算机辅助设备部)总经理, 2年内,CAD销售业绩增长超过9倍。
 
1994年,他应柳传志要求,放弃出国深造,出任新成立的微机事业部总经理,负责联想微机从研发到物流的所有工作。
 
杨元庆最初不太看好这个任命。
 
“很难再有作为”,他一度向助手透露对微机事业部未来的担忧,当时,惠普代理才是当红业务。但等到事业部正式宣布成立时,他已经换上了一张励志的脸。
 
“后面是河,如果这一关过不去,我们必死无疑”,他激励下属。
 
这是“长子”杨元庆在联想的第一道真正考验。
 
他交出了“E系列”电脑,比当时市面在售电脑都便宜,主打性价比。电脑很快大卖,清华毕业的主设计者刘军也展露头角——日后,刘军成为联想“18棵青松”之一,备受柳传志喜爱,但两度离开又回归,跌宕起伏,与杨元庆的关系也频频引发猜想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刘军旧照,他因E系列电脑一战成名
 
从1994年起,联想电脑保持每年100%的增长速度,很快冲进中国市场前三名。
 
1995年,31岁的杨元庆成为联想集团助理总裁。
 
他火力全开。一年后,联想电脑拿下中国台式机市场第一,杨元庆的头衔也变成了“联想集团副总裁”,被外界称为“联想的发动机”。
 
后来,杨元庆说,1996年是他人生辉煌真正开启的年份。
 
 
“长子”的位置不好坐。
 
考验来自方方面面:要求严苛的家长、变化莫测的外界、觊觎位置的兄弟。当然,还有经验不足却急于证明能力的自己。
 
2001年是中国现代商业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。中国加入WTO,互联网行业泡沫破碎,中关村的小饭馆里挤满了喝酒痛苦的下岗年轻人,任正非一篇《华为的冬天》流传极广。
 
这年,刚刚上任的年轻CEO杨元庆遇到第一个坎。
 
内外交困。
 
戴尔来了。以电话销售为主、不设门店,戴尔的这套做法,毛利率比联想高出50%以上。另一方面,杨元庆有点迷失了方向,手握PC市场老大的好牌,又有柳传志的支持,他一口气规划了6-7个新业务。
 
结果就是:2001年,联想未完成销售额,多项业务遭遇裁员,其中包括被收入《大败局》案例的互联网业务FM365。
 
而杨元庆的新战略,在两年后纷纷宣告失败,联想不得不对业务进行收缩调整,只保留了最擅长的硬件部分。
 
外界对杨元庆的质疑声四起,到2004年,“联想市场份额下降”、“联想可能换帅”等说法一度影响股价,柳传志多次出面,发话力挺这位“长子”。
 
杨元庆需要自证实力。
 
他搞了个大动作:收购IBM PC。
 
这笔17.5亿美元“蛇吞象”收购是杨元庆力推的。当时,包括柳传志在内的联想决策层强烈反对,杨元庆据理力争,争取了下来。
 
事后,柳传志在光华管理学院EMBA班讲课时问起,哪位同学看好联想对IBM PC的并购?现场90多位学员里,只有3人举手,其中两人是联想员工,第三人举得很犹豫。
 
这是一步险棋。
 
2004年12月,联想正式公布这笔收购计划,同时宣布:杨元庆出任新联想董事长,原IBM高级官员史蒂芬·沃德担任CEO。
 
次年5月,收购正式完成,杨元庆接替柳传志,成为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。
 
由此,杨元庆从“长子”升级为“家长”。
 
新“家长”不好当。
 
尽管这笔收购见效很快:联想在当年成为全球第三PC制造商,年销售130亿美元,随后又超越惠普和戴尔,成为全球第一。
 
但杨元庆跟新搭档处不来。2005年12月,阿梅里奥出任联想集团CEO,两人在战略、管理方面矛盾重重。
 
柳传志爱将、主管供应链的刘军在矛盾中出局——因为阿梅里奥对工作不满意,刘军办了留职停薪,去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念EMBA。
 
清华毕业生刘军很受柳传志宠爱。阿梅里奥对刘军下手时,这位向来以强硬著称的老牌企业家差点落泪,很快,他张罗了一张饭桌,招待并安抚了刘军和父母。
 
看,家业总是留给老大,宠爱总是留给老二。
 
经过两年重组的低谷期后,2007年,联想财报终于变得漂亮起来:税前利润超过5亿美元,达到集团分拆后的顶峰。
 
当时,新“家长”杨元庆应该舒了一口气。
 
 
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。
 
2008年,杨元庆度过了一个风光的夏天。
 
联想是北京奥运会赞助商,杨元庆成为第111名火炬手,他从郎朗手里接过圣火,春风拂面成为历史见证者。
 
奥运会开幕前,杨元庆向联想中方高管发出邀请:自驾去西藏。
 
那是一场刺激的旅程。高原缺氧,高管们顶着头痛在盘山公路上穿行,从格尔木开到拉萨。中途在那曲的小宾馆,大家爬一截楼梯都需要喘好几口气。
 
但更大的刺激还在后头。
 
奥运会闭幕后,联想第二季度财报利润大幅缩水,到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前,联想公关请来北京所有重要媒体的负责人搞新年联欢,把酒言欢。
 
次日下午,这些负责人都接到了联想公关问候身体的电话,随后被拜托:“这两天联想发布的季度财报,很不好看,请大家多体谅。”
 
确实不好看——2008年第三季度,联想亏损9700万美元,主要来自全球个人电脑销售减少。
 
当时,因新联想总部设在美国,杨元庆常驻纽约。业绩不佳,加上与阿梅里奥的矛盾,他很疑惑,“确实觉得自己发挥不出作用”。
 
最低谷时,杨元庆飞回北京,一下飞机就向柳传志提出了离职。
 
柳传志没有答应。
 
2009年2月,难看财报发布的当天,联想同时公布了一项人事任命:
 
柳传志重新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,杨元庆取代阿梅里奥,出任CEO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阿梅里奥(左)出局,杨元庆(右)回归“长子”身份
 
家族风雨飘摇之际,“太上皇”出山了。他成立了八名高管的“联想执行委员会”,形成八王议政。
 
事实上,出山之前,柳传志的权威也一直存在——
 
变动之前,在国际化的新联想里,杨元庆为董事长,柳传志为普通董事。但召开董事会时,大家仍然约定俗成地以柳传志为中心。一些会议规则也由他亲自制定,比如开会不能迟到,否则要自觉交罚款。
 
 
杨元庆2009年退回“长子”身份后,联想逐渐恢复元气。
 
相比“家长”,他似乎在“长子”的身份里更加如鱼得水——他制定“双拳战略”,递交了一份略显激进的四年发展机会:第一年税后利润3000万美元,此后三年依次为1亿美元、2.4亿美元、6亿美元。
 
联想渐稳。2011年,柳传志退位,杨元庆再次接任联想董事会主席。
 
此后几个财年,联想战报都不错,到2013年,税前利润超10亿美金,净利超6.3亿美金,达到预期。
 
但好景不长。
 
2015年第三季度,联想又陷入巨亏。直接原因是:2014年1月,联想斥资29亿美元,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。
 
杨元庆企图再现 IBM PC 收购案的成功。
 
此前,联想在智能手机业务连连遇挫。
 
比如反复无常的移动业务——2008年1月,在杨元庆主张与周旋之下,联想移动以1亿美金的价格打包出售;2009年11月,又被以2亿美金价格买了回来。
 
比如反响平平的乐phone 。这是联想用来挑战苹果的产品,杨元庆曾经放言,相比iPhone,乐phone更加符合中国消费者的胃口,“乐Phone卖不过iPhone就是失败!”
 
柳传志也拉来马云和曹国伟为其站台,但它并没有重复当年联想E电脑的奇迹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虎头蛇尾的乐phone手机,传闻销量只有50万台
 
或许,杨元庆的错误在于,他沿用了PC时代的思路,企图简单复制到智能手机业务里。
 
包括那场29亿美金的收购。杨元庆本想弯道超车掰回败局,但无论是他本人,还是以刘军为代表的联想团队,对手机业务并不了解,收购完成后,双方高层再起矛盾,营销方面的投入也没有跟上。
 
于是,这场历时9个月完成的收购,直接导致联想2015财年亏损1.28亿美元。
 
关键是,此后,联想移动业务也迟迟没有起色。
 
 
“家长”杨元庆很恼火。
 
2015年6月,他在联想移动内部会议上批评:“我去年跟你们说了几次,要醒一醒,我甚至还说了你们拿榔头敲都敲不醒,你们太慢了,在错失机会。”
 
当时,联想执行副总裁,移动业务集团总裁,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军刚刚离职。
 
考虑到刘军是柳传志的爱将,这场人事变动一度引发业界猜想:曾经被夺权两年的杨元庆,有意驱逐潜在竞争对手?
 
刘军的离开,依然没能挽救联想移动业务。于是,“太上皇”柳传志又插手了——他张罗了一次爬山,向杨元庆表达了想让刘军回归的意思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柳传志对联想人事变动保持影响力
 
柳传志的意见奏效了。
 
今年5月,刘军第二次回归,负责联想全球PC业务。IDC数据显示,今年第一季度,联想个人电脑销量被惠普反超,退居第二。
 
刘军是联想最熟悉PC业务的人,他的任务不轻松。上周,杨元庆宣布了对刘军的军令状:三年之内在京东平台销售800亿。
 
没有完成怎么办?杨元庆说:
 
“这是刘军的作业,如果刘军完不成,那我就下台。但我相信他不会让我下台的。”
 
可以说,这是一场关于联想未来和权力的对赌,杨元庆不惜搭上了“家长”的位子。
 
事实上,在继承家风方面,杨元庆这几年做得不算优秀。柳传志著名的管理三要素:搭班子、定战略、带队伍,在如今的杨元庆身上难觅精髓。
 
班子和队伍方面,昔日“18棵青松、54棵白杨”的人才盛世不复重现,反倒是高管流失、内斗和官僚化严重,屡屡受人诟病。
 
战略方面,除了个人电脑这项核心业务,联想的重心一直在调整:
 
比如,2014年,联想集团四项重点独立业务是:PC、移动、企业级、云服务;2015年减为三项:个人电脑、企业级、移动;2016年3月变成:云服务、PC、企业级、移动MBG。
 
到去年11月,杨元庆又提出三波战略:第一波是核心PC业务,第二波是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业务,第三波是自然语言交互和人工智能。
 
到上周,杨元庆在舞台上比起了爱心,表示要赌上身家性命去押注AI。
 
 
猛追风口的积极背后,有杨元庆两度被时代抛下的伤疤:
 
一次是2008年,PC 市场从企业级向消费者过渡,上网本崛起,联想彻底踏空;一次是智能手机乏力,直接导致联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掉队。
 
他大概比谁都希望带领联想涅槃。
 
2016年1月底,杨元庆在联想年会上cos 了当时大火的《琅琊榜》主角梅长苏,他喜欢这个角色,“因为他经历了削皮挫骨之痛,涅槃重生,谋篇布局,成就了一代盛世”。
 
联想三年在京东卖不够800亿就下台?杨元庆玩起权力的游戏
 
图:杨元庆版本的梅长苏(中)有点辣眼睛
 
联想的盛世何时能到,尚不可知。
 
但去年起,关于杨元庆是否会下台的讨论,又开始现于坊间。一个微妙的变化是:这次,柳传志没有忙着站台表态,而是派回了刘军。
 
多年桎梏之下,联想已经成为一艘缓慢下沉的老船。风急浪猛,留给杨元庆的时间似乎不多了。
 
他还在努力。
 
在上周的联想全球创新科技大会上,“家长”杨元庆谈了AI,还谈了专注力,比如放弃杂而不强的机海战术,把 Moto 作为联想手机唯一品牌。
 
事实上,这个说法,与他2年前在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表达大同小异。
 
当年,在上海交大念完本科后,杨元庆回到家乡合肥,在中科大攻读硕士,并追到了现在的妻子。
 
于是,在2015年的那场返校活动里,这位连续几年蝉联中国第一高薪CEO的成功人士被同学们问到:如何实现爱情事业双丰收?
 
杨元庆结合自身经验,给了两点建议:专注,不要想着一次追四个女孩;有恒心,一次不成还可以接着追。
 
这番轻松的回答,瞬间调动了现场气氛。
 
这个答案似乎也适用于如今的联想。不过,说总比做简单。这个道理,从联想“长子”到“家长”的杨元庆,大概是最清楚的。
更多>>相关文章